“审判经验总结”的意义与反思
2020-06-18 09:48 作者:fun88乐天堂教育集团 来源:fun88乐天堂教育集团

——

  所谓审判经验,是指在长期的审判实践中,经过反复而形成的有关审判与管理活动的一种认识。美国大霍姆斯有一句经典的名言,就是“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”。这句话并不是意在否定逻辑的作用,而在于强调经验作为一种“活的法”或“行动中的法”对于法律的重要性,强调应当根据变动了的现实生活不断调整思维,赋予法律以新生命。我们经常说,司法审判并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,而是一种职业。那么,作为一种职业,就如同医生一样,必须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。判案也一样,他们要将抽象的规则运用于一个个活生生的个案,最后形成一个个具体、的判决,没有经过长期实践的“”,不积累丰富的审判经验,不掌握熟练的法律职业技能,是无法胜任这一职业的。何况在一个政策主导型的成文法规则体系之下,审判经验对于落实国家政策、弥补成文法规则之局限性具有特殊意义。在一定意义上,可以说,审判经验不仅包括案件审判与管理方面的经验,还包括司法服务大局的经验。总结、提炼和推广审判经验,对于提升判案能力、法院审判管理能力和司法服务大局的能力,无疑都具有重要作用。

  对于法院系统而言,审判经验总结主要目的是为了提升法院的司法能力。但我以为,除此之外还有两方面的重要意义,一是可以产生理论,同实践产生理论一样,审判经验可以上升为,推动理论的发展;二是可以上升到制度层面,推进制度的和完善,为我们的立法提供实践依据。譬如,在行政审判领域,实践中就总结了很多审判经验,其中我认为有两条影响深远,一是协调或和解制度的创立;二是法律原则的适用。按照我们现行行政诉讼法的,行政案件是不能调解的,但经过长期的审判实践,审判经验告诉我们,行政案件并非绝对不可协调或和解,相反,协调或和解有利于发挥行政诉讼的纠纷解决功能。这一审判经验有力地推动了学界对传统“不可处分”理论的深入反思,也为行政诉讼法的修改提供了实践依据。

  关于法律原则的适用问题,以前更是理论和实践的禁区。但是大量的实例表明,我国法院已经在运用法律原则判案。比较典型的有“汇丰实业公司诉市规划局案”,最高法院在中明确运用了比例原则;“田永诉科技大学案”中,法院则运用了正当程序原则、法律优先原则、比例原则、信赖原则等多项原则,尽管后三个原则只是暗含于判词之中;江苏省高级在“张成银诉徐州市人民房屋登记行政复议决定案”中更是明确地表述了“正当程序”这一原则。随着审判实践对法律原则适用的不断推进,理论界逐步将法律原则引入到法律体系之中,不再将法律仅仅等同于规则,从而改变了传统规则中心主义的法律模式理论,同时,也为在立法上确立这些法律原则提供了有力的实践依据。

  实际上,中国的推进和发展,不能单纯依赖于立法部门的制度构建,更需要借助于在审判实践中的智慧与创造,依赖于他们对审判经验的总结、概括和积累,最终实现理论与制度构建层面的提升。这也正是审判经验总结与创新的意义之所在。

  接下来的问题是,如何总结审判经验?我以为,审判经验的总结,一要源于实践,二要立于本土,三要总结要有方法。据此,在撰写经验总结报告时,首先应当着眼于审判实践和本土特色,主题明确,具有特定的问题意识,所提出的和意见具有特定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。其次,审判经验的总结作为一个从具体到抽象、从经验到的认识过程,也需要进行深入的抽象思维和理论加工,具有一定的理论性和学术性,所提出的和意见要具有一定程度的普适性和创新性。

  目前,多数审判经验总结报告常出色和成功的,但有些“经验”也是值得认真推敲的。譬如,某法院在一份关于提高审判技能的经验总结报告中提出一条重要“经验”,就是严格限定新进人员的专业背景,不仅要求具有硕士学位,且限定本科阶段也为专业。这条“经验”显然不太符合中国国情,也不太符合审判实践与教育发展变化的现实。中国最典型的国情是地域差异大,各地经济发展不均衡,因此法院对新进人员的要求不可能千篇一律。同时,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高新科技的进步,审判过程日益充满着专业性很强的科学技术问题,单纯依赖具有单一专业背景的人员是无法满足需要的。针对这一问题,我国教育模式也做了相应调整,传统旨在培养学术性人才的“专业”研究生规模日益缩小,而旨在培养复合型、实务性人才的“法律专业”研究生规模日益扩大。而且,后者主要定位为一种法律职业教育,是专门为实务部门而培养的。但按照上述这条经验,他们却要被拒之于法院之外。

  “经验”与现实的这种脱节,说明经验也是有局限性的,我们还必须克服经验主义的错误,防止将经验性的认识片面化和绝对化。一方面,经验的总结需要寻求理论的支撑,加强与理论的沟通、对话和互动,另一方面我们总结的经验还要回到实践,通过实践反复的验证,并随着变化了的现实生活不断加以更新和补充。此外,还需要注意能力的提升,不能单纯依赖经验总结,还需要加强理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