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载】生命之重:我所经历的教育(之二)
2019-12-18 08:50 作者:fun88乐天堂教育集团 来源:fun88乐天堂教育集团

——

  简单的小学生活在1999年夏天就结束了。我们满怀期待去镇上读初中,去坐一下有楼的教室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  那个暑假,我不停地推着自行车去村里的小河清洗,急切的等待开学能够骑车出去读书了。我要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  我们那一级,村里一共有六十多个小孩,只有一个小女孩没有上初中,其余的都去了镇上的初中继续上学。学校离家有十五里,又没有宿舍,我交了100元在学校附近一户人家里住。每周三下午回家把母亲给我蒸好的馒头、烙好的饼带到学校。

  我们这一届初中有十八个班,一个班有八十多个人,校长幽默的说,“你们父母的计划生育没做好啊。”学生人数多,竞争压力也大了。刚开始,我在班里是第二名,班主任很重视我,叫我做他的数学科代表。班主任的教学能力也一般,很多次他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。

  初中学校有两栋四层高的教学楼,下课后很少有同学出去活动。我是那种下课之后还在学习的学生。不像小学时候,课间我们还做游戏,跳橡皮筋。

  我依然保持着班级前三名的成绩,为了不让自己的名次下滑,围着名次转仍然是我的生活目标。若名次稍有下滑,我心里就不舒服。从小学二年级收到三姨那封信开始,我从来都是第一名,就如紧箍咒套在孙悟空头上一样,第一名永远套在我的头上。

  班级里的第一名理所当然是我的,就像我常常会觉得好的东西应该也有我一份。我常常抱怨自己没有一个很好的家庭,抱怨家庭贫困,好像我这样第一名的孩子应该什么都是好的,这种心理直到我得抑郁症之后我才慢慢的反思,曾经的学习上一直的出类拔萃到底给了我什么?

  初中三年,班主任经常夸我,老师在同学们面前毫不掩饰对我的喜欢,常常惹得同学羡慕嫉妒。我现在想,那是因为成绩很好才被老师重视,不过现在我知道,真正需要重视的不是这些,而是我那狭隘的心理。应该受到重视的还有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,而不是只关注成绩好坏。

  但是学习的优秀并没有让我获得自信快乐,相反,却是一种虚弱的心灵,心和争强好胜的强烈自尊心。稍微有一点不如意我就会不高兴,而周围人也总觉得我学习好,于是就我,我甚至不愿意跟学习差的同学一起玩。

  这些导致我在人际交往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,小学和初中我都没有交到好朋友,很少能敞开对待人。上课我如果迟到了,我都会很害羞的往教室里走,总是觉得怕接触同学的眼光。我做不到在教室里打打闹闹,下课了也在埋头学习,专题。

  有一次去上厕所,一个同学惊讶地问我:“从来没有看到你上厕所,我以为你们学习好的都不上厕所呢。”

  初三下学期,母亲外出打工,家里一些事情让我心情浮躁,成绩开始下滑,并且跟一个同学闹别扭关系很紧张,影响了很多方面。初三上学期,在全校一千多名学生中排到了前三名,作为一个“明星学生”,和同学闹矛盾的事情也会全校皆知,一些不好的言论也开始流传。有人说我学习好但却很,这让我非常难过,让我觉得很失败。

  这些心情伴随我整个初三,中考时候只考上了普通高中。我们那所初中考上重点高中的也只有几个人。由此可见,不会处理同学之间的关系,不仅影响学习,还对以后的人际交往产生影响。

  我舅舅是很看重成绩的一个人,所以他对我的中考成绩特别不满,他看到成绩单的时候气冲冲的对我说,“你考的这么差,你看你胳膊都跟你妈妈一样粗了,都还不懂事。”

  十五六岁的我已经对自己身体上的发育感觉很不自在,舅舅这样一骂,我更加害羞,甚至有点抬不起头的感觉。大人并不知道青春期女孩的脆弱,谁知道不经意的一句话就会她的自尊。

  人的发展是多方面的,学习成绩只是一个孩子的一部分,但是它的功能却被无限的放大了。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人的全面的发展,而当下却成了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和工具。只要是能够把成绩搞上去,对其他一切不管不问,体育锻炼不管了,身体健康不要了,心理健康不要了,生命教育、培养都不要了。这还是教育的初衷吗?这能称得上是教育吗?

  初三下半年我就在寂寞孤独中度过,对中考反而没有那么看重了。或许真的是觉得自己很失败,只是学习好有什么用呢?

  因为初中失败的同学关系,进入高中,我努力使自己融入集体, 努力使自己迎合他人。我想我不能再只关注学习了,还要学着好好跟同学处理关系,因此我把很多时间心思都花在了如何交朋友上。

  在寝室里面我讨好那个最强势的同学,那个女孩晚上喜欢给我们讲故事、唱歌,我就做她的“粉丝”。有时候我们会“疯”到凌晨一两点,而我们上早自习的时间是五点二十,五点就得起床,常常是到教室我就困了。

  这样一来,我期末成绩下降的厉害,让我觉得惭愧。加上我物理、化学都没有怎么学习,怕进理科班跟不上进度,加上我又不那么喜欢物理,于是决定选报文科。

  分科后我才开始调整状态开始刻苦地学习。高二和高三的时候,我的心情总是反复不定,导致成绩也是起起伏伏。大概是因为青春期的躁动,心情莫名的忧伤失落,常常走神,听课听不进去,但是表面上是看不出来。

  我对同学的关系总是表面上装出很宽容,但是我内心很纠结很在乎。我交到了几个朋友,虽然他们不能真正理解我的内心,但是我比以前进步了,至少是比以前主动了。我开始向初三闹矛盾的那个女同学主动认错,开始开朗地跟同学交往,跟同学讲笑话,跟同学一起吃东西等等,曾经孤僻的我在慢慢改变,但是我却感到没有了的存在。我似乎只想得到一种认可,一种安全和温暖。

  人际交往方面的困惑跟小时候姥姥对我的教育也有很大的关系。姥姥教育我,去别人家做客的时候不能轻易接主人给的吃的东西,要推迟几次才能接住,我谨记在心。可能在农村这样做让大人觉得我很懂事,但是到了初中我就发现这样做是不行的。因为我听见有同学竟然在背后说我很“酸”,“给我瓜子我都不接着”,我听了很伤心。

  为了改变他们对我的这种看法,所以我开始慢慢接受同学给我的零食,甚至开始变得“厚脸皮”,还会主动向别人要东西吃。

  这件小事说明了很多问题。第一,那段时期我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,常常感到不能被他人接纳,产生自卑感。第二,祖父辈的教育加上我生性害羞,跟同龄人的交往显得不合拍。我们应该得到鼓励,通过跟同龄人的分享、相互了解来融入他们。

  整个高中三年,老师对我们都特别的严格,如果名次稍微下降,就会被叫到办公室挨训。如果有早恋,会受到更严厉的。

  大家都是在为高考打拼,学校给我们订了一套套复习资料,我们一遍遍地研究那些题目。那些年做的试卷像大山那么厚,堆在我们头顶。少年纯真的时光,就在读书和考试的压力下慢慢着。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