环球时报生命周刊:保健医生怀念
2020-03-31 09:35 作者:fun88乐天堂教育集团 来源:fun88乐天堂教育集团

——

  不仅是20世纪中国伟大的家,是享有崇高的卓越领导人,同时,在中国人目中,还是一位爱生活、爱运动的长寿老人。

  本报记者日前采访了曾经工作在身边的三位医护人员,他们中有跟随20年的医生,也有只在他身边工作过2个月的保健。他们的生动描述,为我们展开了一代伟人平凡而又真实的生活画卷。郭勤英:主要负责的日常起居。从1978年开始,就在身边担任保健医生,那年她38岁,还梳着长长的大辫子;

  德:我国神经内科学著名的临床专家,曾经是、、等领导同志的医疗组。在身边工作近20年。他与其他医护人员一起,陪伴走完最后一段人生旅程;

  记者见到郭勤英的时候,是在她位于西城的家中。郭勤英今年64岁,衣着简朴,看上去充满活力。“在穿衣方面,我是比较简朴的,这已经是20年来养成的习惯了。”郭勤英对记者说,这主要是受了小平同志生活朴素、节俭、不讲究吃穿的影响。

  “小平同志爱吃四川家乡菜,像回锅肉、米粉肉以及自家腌的泡菜。他家里有个规矩:剩菜、剩饭不许倒,下顿烩烩再吃。”郭勤英回忆道,“平时家里有人得了感冒、发烧等小病,都会给他开小灶,但小灶的内容是———烩饭或烩面,并没有其他特殊。另外,小平同志除了正常的饮食外,也从不吃任何保健品。”

  “在我的心目中,小平同志是一位生活朴素的领导人,但他也是一位热爱生活的老人。他爱花草,爱孩子。”郭勤英缓缓地对记者说。

  的家在景山后街的一条胡同里,这是一座安静的庭院。从1977年返京到1997年逝世,一直居住在这里。

  在家的院子里,西墙上种满了爬山虎,院子里栽着雪松、石榴树、樱桃树、海棠、丁香,进门的地方则种着两排花夹道:一排芍药,一排牡丹。

  这个葱茏的院子,便是散步的场所。“他特别注意观察院子里的花草。看看哪棵小草先绿了,哪棵树先发了芽,牡丹花结了多少花苞,哪一朵先开花。”郭勤英回忆起这些时,显得非常愉快,“院子里有一棵樱桃树,每年五六月份开花,他散步时都要看看今年花儿开得多不多,花落后数一数今年结了多少樱桃。”

  非常爱孩子。他有4个孙子孙女。每天吃饭时,老人家就拿着红、黄、绿三种颜色的糖豆,发给他们吃。有一次他风趣地说:“记者怎么不来采访我,问问我一天都在干什么,我的工作是发糖豆,这工作不好做啊。”

  记者在医院见到德教授时,他正在工作。这位曾在身边工作了近20年的医生,也已经是80岁的老人了。

  “小平同志不仅让我们医生感到不紧张,最重要的是,他非常配合我们的治疗。”王教授深有感触地回忆起给小平同志看病时的情景,“小平同志是位随和的,很和气。非常配合医生的工作,神经内科的常规检查非常烦琐,但是他从来没有过任何一项检查,让他抬抬腿、走几步,包括拿叩诊锤敲膝盖下部检查膝反射等,他都很愉快地配合,从没有表现出不耐烦。因此,每次检查的一个小时,总是很愉快地就过去了。”

  从1978年开始,王教授每周都要去家里一次,为他进行全面检查。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97年初。在德教授的记忆里,对待疾病有两个特点,一是乐观,二是从不细问。每次医生问他感觉怎么样,小平同志总是回答:“好一点。”平时,非常配合医生的治疗计划,完全按照医嘱做,从不多问自己的身体怎么样,病情如何等问题。

  还有一件事情能够体现出对医学的尊重。那就是大家都知道的———戒烟。郭勤英回忆,1989年以后,医生们考虑到上了年纪,想劝他戒烟。对于一个有长期“烟史”的人来说,戒烟无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郭勤英对记者说,在医生明确告诉他,老年人的肺功能会逐渐减弱,戒烟对健康非常关键之后,小平同志非常听医生的话,戒烟取得了成功。郭勤英补充说:“在戒烟这件事情上,我特别老人家的毅力。不管从前他烟吸得多么凶,说戒就戒,非常干脆。而且不像其他人戒烟那样,开始要吃些瓜子、花生什么的,小平同志从来没有为戒烟吃过这些东西。”

  “小平同志的健康状况一直都很不错,只是到晚年患上了‘帕金森病’,这是一种损害神经系统的疾病,非常人,但是老人家从来没有呻吟过一声,他躺在那里很安静,就像没有人在房间里一样。”郭勤英说。

  在家里话不多,但他对周围的事情观察得却很仔细,遇事总是考虑别人是否方便、对别人是否有利。对这一点,郭勤英深有体会:“小平同志从来不向医护人员提要求,身体哪儿不舒服也不爱主动说,不想给我们添加任何压力或麻烦。所以在工作中,我们只好要求自己仔细再仔细,老人家有任何不适都要靠我们在第一时间去发现。”

  大家都知道,曾留下遗嘱,表示去世后要捐献出自己的眼角膜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在88岁的时候,还想义务献血。这是最令郭勤英的事情之一。

  “那是1992年6月的一天,我陪老人家看电视新闻,其中有一条消息是国家要颁布义务献血条例。以前是无偿献血,但对献血者以后患病怎么办没有任何,而新条例则明确了献血者以后用血的优惠条件,使献血法制化。看到这里,我突然发现老人家在看他的右前臂,我问他怎么了。他说‘看,我的胳膊有红色,我可以献血’,原来他在考虑自己献血的事情。我说‘你不用献了,献血是有年龄的,你已经超龄了’。”郭勤英充满感情地说,“虽然未能实现献血的愿望,但由此却能看到一位老人的爱心啊。”

  就在他家这个充满绿色的小院里,每天早晚都要沿着院子的最外圈走18圈。无论寒暑,从不间断。“18圈走下来,估计也有六七里地呢。”郭勤英说,“每次散步的圈数都由他自己默数,走完就回屋,非常准确,从不让我们提醒”。

  除了散步,晚年还自编了一套适合自己活动的体操,每天上午必做一次———规律的生活正是他保持健康的法宝。

  兴趣广泛,最喜欢的运动是游泳和打桥牌。他曾对郭勤英说:“我能游泳说明我的身体还行,我能打桥牌说明我的脑子还好用。”

  每年夏天,都要到海里游泳。在他80多岁时,每次还能游一个多小时。“有时遇到天气不好,海面上风浪比较大,工作人员劝他不要游了,但他还是游一会儿才上岸。为了不影响工作人员吃午饭,他总是抓紧时间换衣服,准时离开浴场,时间观念极强。”朱秀芬对记者说道。

  朱秀芬今年53岁,1987年夏天,她在负责的暑期保健。虽然只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,但给她留下的印象却非常深刻:

  “那时的小平同志已经年过八旬,但看上去很好,身体很健康。每天上午9点多,总能看到他迈着稳健的步子海滩,然后向大海深处游去。有时海面有风,大浪一个接着一个涌来,我们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,就通过浴场里的望远镜向海面望去,结果见他游得很自在,头露在海面上,随着海浪一起一伏,很是轻松,我们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。为了更好地掌握游泳时间,工作人员想了一个办法,用一根竹竿系上一面小红旗,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举着小旗摇晃,小平同志见到了,就会马上往回游了。”

  郭勤英说,小平同志爱打桥牌且牌风犀利。如果没有大事,他每周末都要在家里打,有时也到参加桥牌比赛,而且每次参加比赛都能获。

  “平常在家打牌,有时儿女们也参加。以前打桥牌,都是小平同志自己洗牌、发牌。后来年龄大了,就由邓楠帮着洗。偶尔他们不在,就由我们值班人员代替。我们不熟练、动作慢,老人家就会风趣地说‘都是他们逃避,打乱了我们的部署’。”郭勤英充满温馨地向记者回忆道。

  是一位伟人,他的思想的精深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,但是他的生活却又和普通人一样朴实。在的一生中,上“三落三起”,个人生活与家庭也屡遭坎坷,但他在逆境中从不怨天尤人,始终保持乐观的心态。他周围的医护人员都表示,小平同志得享93岁高龄,与他朴素的生活方式、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是分不开的。